肺脉多即凡痈疽脉,则肿结痛深

缓疽者,由寒气客于经络,致荣卫凝涩,气血壅结所成。其寒盛者,则肿结痛深,而回回无头尾,大者如拳,小者如桃李,冰冰与皮肉相亲着。热气少,其肿与肉相似,不甚赤,积日不溃,久乃变紫黯色,皮肉俱烂,如牛领疮,渐至通体青黯,不作头,而穿溃脓出是也。以其结肿积久,而肉腐坏迟,故名缓疽。亦名肉色疽也。缓疽急者,一年杀人;缓者,数

痈者,由六腑不和所生也。六腑主表,气行经络而浮,若喜怒不测,饮食不节,阴阳不调,则六腑不和。荣卫虚者,腠理则开,寒客于经络之间,累络为寒所折,则荣卫矧留于脉。荣者,血也;卫者,气也。荣血得寒,则涩而不行,卫气从之,与寒相搏,亦壅遏不通。

十八、疽候

气者,阳孔,阳气蕴积,则生于热,寒热不散,故聚积成痈。腑气浮行,主表,故痈浮浅,皮薄以泽。久则热胜于寒,热气蕴积,伤肉而败肌,故血肉腐坏,化而为脓。其患在表浮浅,则骨髓不焦枯,腑脏不伤败,故可治而愈也。

疽之状,肉生小黯点,小者如粟豆,大者如梅李,或赤或黑,乍青乍白,有实核,燥痛应心。或着身体。其着手指者,似代指,人不别者,呼为代指。不急治,毒逐脉上,入脏则杀人。南方人得此疾,皆截去指,恐其毒上攻脏故也。

又,少苦消渴,年四十以外,多发痈疽。所以然者,体虚热而荣卫痞涩故也。有膈痰而渴者,年盛必作黄胆。此由脾胃虚热故也,年衰亦发痈疽,腑脏虚热,血气痞涩故也。

又云∶十指端忽策策痛,入心不可忍。向明望之,晃晃黄赤,或黯黯青黑,是疽。直截后节,十有一冀。

又,肿一寸至二寸,疖也;二寸至五寸,痈也;五寸至一尺,痈疽也;一尺至三尺者,名曰竟体痈,痈成,九窍皆出。诸气愤郁,不遂志欲者,血气蓄积,多发此疾。

又云∶风胗痛不可忍者, 疽。发五脏俞,节解相应通洞,
疽也。诸是疽皆死。又齿间臭热,血出不止,
疽也,七日死。治所不瘥,以灰掩覆其血,不尔又云∶诸是
疽皆死,唯痛取利,十有一活耳。此皆毒瓦斯客于经络,气血痞涩,毒

诊其寸口脉,外结者,痈肿。肾脉涩甚,为大痈。脉滑而数,滑即为实,数即为热,滑即为荣,数即为卫。荣卫相逢,则结为痈;热之所过,即为脓也。脉弱而数者,此为战寒,必发痈肿。脉浮而数,身体无热,其形默默,胃中微躁,不知痛所在,此主当发痈肿。脉来细而沉,时直者,身有痈肿。若腹中有伏梁。脉肺肝俱到,即发痈疽;四肢沉重,肺脉多即凡痈疽脉,洪粗难治,脉微涩者易愈。诸浮数之脉,应当发热,而反洗渐恶寒,若有痛处,当有痈也;此或附骨有脓也。脉弦洪相薄,外急内热,故欲发痈疖。

十九、疽发口齿候

凡发痈肿高者,疹源浅;肿下者,疹源深。大热者,易治;小热者,难治。初便大痛,伤肌;晚乃大痛,伤骨。诸痈发于节者,不可治也。发于阳者,百日死;发于阴者,四十日死也。

寒气客于经络,血涩不通,结而成疽。五脏之气,皆出于口;十二经脉,有入齿者,有连舌本者;荣卫之气,无处不行。虚则受邪挟毒,乘虚而入脉故也。其发口齿者,多血出不可禁,皆死。

尻太阳脉有肿痈在足心,少阳脉,八日死;发脓血,八十日死。头阳明脉有肿痈在尻,六日死;发脓血,六十日死。股太阳脉有肿痈在足太阳,七十日死;发脓血,百日死。膊太阳、太阴脉有肿痈在胫,八日死;发脓血,四百日死。足少阳脉有肿痈在胁,八日死,发脓血,六百日死。手阳明脉有肿痈在渊掖,一岁死;发脓血,二岁死。发肿牢如石,走皮中,无根,瘰
也;久久不消,因得他热乘之,时有发者,亦为痈也。又,手心主之脉气发,有肿痈在股胫,六日死;发脓血,六十日死。又有痈在腓肠中,九日死也。

二十、行疽候

《养生方》云∶五月勿食不成核果及桃、枣,发痈疖。不尔,发寒热,变为黄疽,又为又云∶人汗入诸食中,食之则作疔疮、痈、疖等。

行疽候者,发疮小者如豆,大者如钱,往来匝身,及生面上,谓之行疽。此亦寒热客于腠理,与血气相搏所生也。

二、痈有脓候

二十一、风疽候

此由寒气搏于肌肉,折于血气,结聚乃成痈。凡痈经久,不复可消者,若按之都牢坚者,未有脓也;按之半坚半软者,有脓也。又,以手掩肿上,不热者,为无脓;若热甚者,为有脓。凡觉有脓,宜急破之;不尔,侵食筋骨也。

肿起,流之血脉,而挛曲疾痛,所以发疮历年,谓之风疽。此由风湿之气,客于经络,与气相搏所成也。

三、痈溃后候

《养生方》云∶大解汗,当以粉粉身,若令自干者,成风疽也。

此由寒气客于肌肉,折于血气,结聚乃成痈。凡痈破溃之后,有逆有顺。其眼白睛青黑,而眼小者,一逆也;内药而呕者,二逆也;腹痛、渴甚者,三逆也;膊项中不便者,四逆也;音嘶色脱者,五逆也。除此者并为顺也。此五种皆死候。

二十二、石疽候

凡发痈疽,则热流入内,五脏焦燥者,渴而引饮,兼多取冷,则肠胃受冷而变下利。利则肠胃俱虚,而冷搏于胃,气逆则变呕逆;气不通,遇冷折之,则变哕也。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与血气相搏,血涩结而成疽也。其寒毒偏多,则气结聚而皮浓,状如痤疖,坚如石,故谓之石疽也。

四、石痈候

二十三、禽疽候

石痈者,亦是寒气客于肌肉,折于血气,结聚所成。其肿结确实,至牢有根,核皮相亲,不甚热,微痛,热时自歇。此寒多热少,坚如石,故谓之石痈也。久久热气乘之,乃有脓也。

禽疽,发如胗者数十处。其得四日,肿合牢核痛,其状若变。十日可刺。其初发,身战寒,齿如噤,欲痉。如是者,十五日死也。此是寒湿之气,客于肌肉所生也。

五、附骨痈肿候

二十四、杼疽候

附骨痈,亦由体痈热而当风取凉,风冷入于肌肉,与热气相搏,伏结近骨成痈。其状无头,但肿痛而阔,其皮薄泽,谓之附骨痈也。

杼疽者,发项及两耳下。不泻,十六日死。其六日可刺。其色黑,见脓如痈者,死不可治。人年三十、十九、二十三、三十五、三十九、五十一、五十五、六十一、八十七、九十九,神皆在两耳下,不可见血,见血者死。此是寒湿之气客于肌肉,折于血气之所生也。

六、痈虚热候

二十五、水疽候

此是寒客于经络,使血气痞涩,乃结肿成痈。热气壅结,则血化为脓。脓溃痈瘥之后,余热未尽,而血气已虚,其人吸吸苦热,
虚乏,故谓之虚热。

此由寒湿之气,客于皮肤,搏于津液,使血气痞涩,湿气偏多,则发水疽。其肿状如物裹水,多发于手足,此是随肌肤虚处而发也。亦有发身体数处而壮热,遂至死。

七、痈烦渴候

二十六、肘疽候

痈由寒搏于血,血涩不通,而热归之,壅结所成。热气不得宣泄,内熏五脏,故烦躁而凡痈肿热渴引饮,冷气入肠胃,即变下痢,并变呕哕。所以然者,本内虚热,气逆,故呕;呕而气逆,外冷乘之,气不通,故哕也。

肘疽,是疽发于肘,谓之肘疽。凡诸疽发节解,并皆断筋节,而发肘者,尤为重也。此亦是寒湿之气客于肌肉,折于血气所生也。

八、发痈咳嗽候

二十七、附骨疽候

夫肺主气,候于皮毛。气虚腠理受寒,寒客经络,则血痞涩,热气乘之,则结成痈也。

附骨疽者,由当风入骨解,风与热相搏,复遇冷湿;或秋夏露卧,为冷所折,风热伏结,壅遏附骨成疽。喜着大节解间,丈夫及产妇、女人,喜着鼠HT
、髂头、
膝间,婴孩、嫩儿,亦着膊、肘、背脊也。其大人、老人着急者,则先觉痛,不得转动,挪之应骨痛,经日便觉皮肉生急,洪洪如肥状,则是也。其小儿不知字名,抱之才近,其便啼唤,则是支节有痛处,便是其候也。大人、老人着缓者,则先觉如肥洪洪耳,经日便觉痹痛不随也。其小儿则觉四肢偏有不动摇者,如不随状,看支节解中,则有肥洪洪处,其名不知是附骨疽;乃至称身成脓,不溃至死,皆觉身体变青黯也。其大人、老人,皆不悟是疽,乃至于死也。亦有不别是附骨疽,呼急者为贼风,其缓者谓风肿而已。

肺气虚寒,寒复乘肺,肺感于寒则成咳嗽,故发痈而嗽也。

二十八、久疽候

九、痈下利候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折于气血,血涩不通,乃结成疽。凡疽发诸节及腑脏之俞,则卒急也。其久疽者,发于身体闲处,故经久积年,致脓汁不尽,则疮内生虫,而变成
也。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折于气血,壅结不通,结成痈肿。发痈而利者,由内热而引饮,取冷太过,冷入肠胃,故令下利也。下利不止,则变呕哕。所以然者,脾与胃合,俱象土;脾候身之肌肉,胃为水谷之海。脾虚,肌肉受邪;胃虚,则变下利。下利不止,则变呕哕也。

二十九、疽虚热候

十、发痈大小便不通候

此由寒搏于热,结壅血涩,乃成疽。疽脓虽溃,瘥之后,余热未尽,而血已虚,其人吸吸苦热
虚乏,故谓虚热也。

此由寒客于经络,寒搏于血,血涩不通,壅结成痈。脏热不泄,热入大小肠,故大小便

三十、疽大小便不通候

十一、发痈内虚心惊候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寒搏于血,血涩不通,壅结成疽。腑脏热不泄,热入大小肠,故大小便不通也。

此由体虚受寒,寒客于经络,血脉痞涩,热气蕴积,结聚成痈。结热不散,热气内迫于心,故心虚热,则惊不定也。

三十一、痈发背候

十二、痈肿久不愈汁不绝候

夫痈发于背者,多发于诸腑俞也。六腑不和则生痈,诸腑俞皆在背,其血气经络周于身,腑气不和,腠理虚者,经络为寒所客,寒折于血,则壅不通,故结成痈,发其俞也。热气加于血,则肉血败化,故为脓。痈初结之状,肿而皮薄以泽。

此由寒客于经络,则血涩不通,与寒相搏,则结成痈肿。热气乘之,则血化为脓。脓溃之后,热肿乃散,余寒不尽,肌肉未生,故有恶液澳汁,清而色黄不绝也。

又云∶背上忽有赤肿而头白,摇之连根,入应胸里动,是痈也。

十三、痈瘥后重发候

又,发背若热,手不可得近者,内先服王不留行散,外摩发背膏大黄贴。若在背生,破无苦,良久不得脓,以食肉膏、散着瓮头,内痈口中。人体热气歇,服术散。五日后痈欲瘥者,服排脓内塞散。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血涩不通,壅结成痈。凡痈脓溃之后,须着排脓药,令热毒脓血俱散尽。若有恶肉,亦敷药食之,则好肉得生,真气得复。若脓血未尽,犹挟余毒,疮口便合,当时虽瘥,而后终更发。

三十二、痈发背溃后候

十四、久痈候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折于血气,血涩不通,乃结成痈发背。痈脓出之后,眼白睛青黑而眼小,一逆也;内药而呕,二逆也;腹痛渴甚,三逆也;膊项中不便,四逆也;音嘶色脱,五逆也。此等五逆者,皆不可治也。或热或渴,非仓卒而急,可得渐治之也。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血涩不通,壅结成痈。发痈之后,热毒未尽,重有风冷乘之,冷搏于肿,蕴结不消,故经久一瘥一发,久则变成
也。

凡发背,则热气流入腑脏,脓溃之后,血气则虚,腑脏燥热,渴而引饮,饮冷入肠胃,则变下利。胃虚气逆,则变呕也。呕逆若遇冷折之,气不通则哕也。

十五、疽候

其疮若脓汁不尽,而疮口早合,虽瘥更发,恶汁连滞,则变成 也。

疽者,五脏不调所生也。五脏主里,气行经络而沉。若喜怒不测,饮食不节,阴阳不和,则五脏不调。荣卫虚者,腠理则开,寒客经络之间,经络为寒所折,则荣卫稽留于脉。荣者,血也;卫者,气也。荣血得寒,则涩而不行,卫气从之,与寒相搏,亦壅遏不通。气者,阳也,阳气蕴积,则生于热,寒热不散,故积聚成疽。脏气沉行,主里,故疽肿深浓,其上皮强如牛领之皮。久则热胜于寒,热气淳盛,蕴结伤肉也。血肉腐坏,化而为脓,乃至伤骨烂筋,不可治而死也。

三十三、痈发背后下利候

又,少苦消渴,年至四十以上,多发痈疽。所以然者,体虚热而荣际痞涩故也。又有膈痰而渴者,年盛必作黄胆。此由脾胃虚热故也,年衰亦发痈疽,腑脏虚热,血气痞涩故也。

此是寒气客于经络,折于气血,血涩不通,乃结成痈。痈发背后利者,由内热而引饮,取冷太过,冷入肠胃,故令下利不止。胃虚气逆则变呕。所以然者,脾与胃合,俱象土,脾候身之肌肉,胃为水谷之海;脾虚则肌肉受邪,胃虚则变下痢。下利不止,气逆,故变呕;

又,肿一寸至二寸,疖也;二寸至五寸,痈也;五寸至一尺,痈疽也;一尺至三尺者,名曰竞体痈,痈成九窍皆出。诸气愤郁,不遂志欲者,血气蓄积,多发此疾。

呕而遇冷析,气逆不通,则哕也。

诊其脉,弦洪相薄,外急内热,欲发痈疽。脉来细而沉,时直者,身有痈肿。若腹中有伏梁,脉肺肝俱到,即发痈疽;四肢沉重,肺脉多即死。凡痈疽脉,洪粗难治,脉微涩者易愈。诸浮数之脉,应当发热,而反洗淅恶寒,若有痛处,当有痈也。此或附骨有脓也。

三十四、痈发背渴候

身有五部∶伏菟一,腓二,背三,五脏之俞四,项五。五部有疽者死。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折于气血,血涩不通,乃结成痈也。痈发背,五脏热盛虚燥,故渴。而冷冻饮料入肠胃,则变利也。

又,疽发于嗌中,名曰猛疽。猛疽不治,化为脓,脓不泻,寒咽,半日死。其化作脓,泻之则已。

三十五、痈发背兼嗽候

发于颈,名曰夭疽,其肿大以赤黑。不急治,则热气下入渊掖,前伤任脉,内熏肝肺。

肺主气,候于皮毛,气虚腠理受寒,客于经络,则血痞涩,热气乘之,则结成痈也。肺气虚,其寒复乘肺,肺感于寒,则成咳嗽,故发痈而兼嗽也。

熏肝肺,十余日而死矣。

三十六、痈发背大便不通候

阳气大发,消脑留项,名曰脑铄,其色不乐,项痛而刺以针。烦心者,死不可治。

此由寒客于经络,血气痞涩,则生热,蕴结成痈。气壅在脏腑,热入肠胃,故令大便不

发于膊及
,名曰疵疽,其状赤黑,急治之。此令人汗出至足,不害五脏。痈发四五日, KT
之也。

三十七、痈发背恶肉不尽候

发于掖下,赤坚者,名曰米疽也。坚而不溃者,为马刀也。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折于气血,血涩不通,乃结成痈发背。脓溃之后,外有风气搏之,变而生恶肉,壅塞于疮者,则毒瓦斯内侵,须敷药以食之。

发于胸,名曰井疽也。其状如大豆,三四日起,不早治,下入腹中不治,十日死。

三十八、疽发背候

发于膺,名曰甘疽。其状如谷实、瓠瓜,常苦寒热。急治之,去其寒热。不治,十岁死,死后出脓。

疽发背者,多发于诸脏俞也。五脏不调则发疽,五脏俞皆在背,其血气经络周于身。腑脏不调,腠理虚者,经脉为寒所客,寒折于血,血壅不通,故用结成疽,其发脏俞也。热气施于血,则肉血败腐为脓也。疽初结之状,皮强如牛领之皮是也。疽重于痈,发者多死。

发于股阳,名曰兑疽。其状不甚变,而脓附骨,不急治,四十日死。

刺疽发,起肺俞若肝俞,不泻,二十日死。其八日可刺也。发而赤,其上肉如椒子者,死不可理。人年十九、二十五、三十三、四十九、五十七、六十、七十三、八十一、九十七,神皆在背,不可见血,见血者死。

发于胁,名曰改訾。改訾者,女子之病也。又云∶痈发女子阴旁,名曰改訾疽。久不治,其中生
肉,如赤小豆麻黍也。

蜂疽发背,起心俞若膊
,二十日不泻即死。其八日可刺也。其色赤黑,脓见青者,死不治。人年六岁、十八、二十四、四十、五十六、六十七、七十二、九十八,神皆在膊不可见血,见血者死。

发于尻,名曰兑疽。其状赤坚大,急治之;不治,四十日死。若发尻尾,名曰兑疽。若不急治,便通洞一身,十日死。

三十九、疽发背溃后候

发于股阴,名曰赤弛。不急治之,六日死。在两股内者,不治,六十日当死。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折于气血,血涩不通,乃结成疽发背。疽脓出之后,眼白睛青黑而眼小,一逆也;内药而呕,二逆也;腹痛渴甚,三逆也;膊项中不便,四逆也;音嘶色脱,五逆也。皆不可治。自余或热渴,或利呕,非仓卒之急也,可得渐治。

发于膝,名曰疵疽。其状大,痈色不变,寒热而坚,勿石,石之则死。须其色黑柔,乃石之,生也。

凡发背,则热气流入腑脏,脓溃之后,血气则虚,腑脏积热,渴而引饮,饮冷入于肠胃,则变下痢。胃虚气逆,则变呕也。呕逆若遇冷折之,气不通即哕也。

发于胫,名曰兔啮疽。其状赤至骨,急治之;不治,害人也。

其疮若脓汁不尽,而疮口早合,虽瘥更发,恶汁连滞,则变成 也。

发于踝,名曰走缓。色不变。数灸而止其寒热,不死。

四十、疽发背热渴候

发于足上下,名曰四淫。不急治之,百日死。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折于气血,血涩不通,乃结成疽。疽发背,则腑脏皆热,热则脏燥,故渴也。而冷冻饮料入肠胃,则变痢也。

发于足傍,名曰疠疽。其状不大,初从小指发,急治之。其状黑者,不可消,百日死也发于足趾,名曰脱疽。其状赤黑,死;不赤黑,不死。治之不衰,急斩去之,活也;不赤疽发额,不泻,十余日死。其五日可刺也。其脓赤多血,死;未有脓,可治。人年二十五、三十一、六十、九十五,百神皆在额,不可见血,见血者死。

四十一、肠痈候

赤疽发,身肿,牢核而身热,不可以坐,不可以行,不可以屈伸。成脓,刺之即已。

肠痈者,由寒湿不适,喜怒无度,使邪气与荣卫相干,在于肠内,遇热加之,血气蕴积,结聚成痈。热积不散,血肉腐坏,化而为脓。其病之状,小腹重而微强,抑之即痛,小便数似淋,时时汗出,复恶寒,其身皮皆甲错,腹皮急,如肿状。诊其脉,洪数者,已有脓也;其脉迟紧者,未有脓也。甚者腹胀大,转侧闻水声;或绕脐生疮,穿而脓出;或脓自脐中出;或大便去脓血。惟宜急治之。

赤疽发胸,可治。

又云∶大便脓血,似赤白下,而寮非者,是肠痈也。卒得肠痈而不晓,治之错者,杀人寸脉滑而数,滑则为实,数则为热;滑则为荣,数则为卫;卫数下降,荣滑上升;荣卫相干,血为浊败。小腹痞坚,小便或难,汗出,或复恶寒,脓为已成。设脉迟紧,聚为瘀血,血下则愈,家成引日。

赤疽发髀枢,六月内可治;不治,出岁死。

又,诸浮数脉,当发热,而反洗淅恶寒,若有痛处者,当积有脓。脉滑涩相搏,肠痈出《养生方》云∶六畜卒疫死,及夏病者,脑不中食,喜生肠痈也。

赤疽发阴股,牢者死,濡者可治。

四十二、内痈候

赤疽发掌中,可治。

内痈者,由饮食不节,冷热不调,寒气客于内,或在胸膈,或在肠胃。寒折于血,血气留止,与寒相搏,壅结不散,热气乘之,则化为脓,故曰内痈也。

赤疽发胫,死不可治。

胸内痛,少气而发热,当入暗室中,以手按左腿,而其右眼见光者,胸内结痈也;若不见光,
疽内发。若吐脓血者,不可治也,急以灰掩其脓血,不尔才着人。肠内有结痛,或在胁下,或在脐左近,结成块而壮热,必作痈脓。

白疽发膊若肘后,痒,目痛伤精,及身热多汗,五六处死。

诊其脉数,而身无热者,内有痈。

黑疽发肿,居背大骨上,八日可刺也。过时不刺为骨疽。骨疽脓出不可止者,出碎骨,黑疽发渊掖,死。

《养生方》云∶四月勿食暴鸡肉,作内痈,在胸掖下,出 也。

黑疽发耳中,如米,此名文疽,死。

红足一世66814,四十三、肺痈候

黑疽发膊,死。

肺痈者,由风寒伤于肺,其气结聚所成也。肺主气,候皮毛,劳伤血气,腠理则开,而受风寒。其气虚者,寒乘虚伤肺,塞搏于血,蕴结成痈;热又加之,积热不散,血败为脓。

黑疽发缺盆中,名曰伏痈,死。

肺处胸间,初肺伤于寒,则微嗽。肺痈之状,其人咳,胸内满,隐隐痛而战寒。诊其肺部脉紧,为肺痈。

黑疽发肘上下,不死可治。

又,寸口脉数而实,咽干,口内辟辟燥,不渴,时时出浊唾腥臭,久久吐脓如粳米粥者,难治也。

黑疽发腓肠,死。

又,肺痈喘而胸满。

黑疽发膝膑,牢者死,濡者可治。

又,肺痈有脓而呕者,不须治其呕,脓止自愈。

黑疽发趺上,牢者死。

又,寸口脉微而数,微则为风,数则为热;微则汗出,数则恶寒。风中于卫,呼气不入;热过于荣,吸而不出。风伤皮毛,热伤血脉;风舍于肺,其人则咳,口干喘满,咽燥不渴,唾而浊沫,时时战寒。热之所过,血为凝滞,蓄结痈脓,吐如米粥。始萌可救,脓成则死又,欲知有脓者,其脉紧数,脓为未成;其脉紧去但数,脓为已成。

仓疽发身,先痒后痛。此故伤寒,寒气入脏笃,发为仓疽。九日可治,九十日死。

又,肺病身当有热,咳嗽短气,唾出脓血,其脉当短涩,而反浮大,其色当白,而反赤者,此是火之克金,大逆不治也。

钉疽发两膊,此起有所逐,恶血结留内外,荣卫不通,发为钉疽。三日身肿,痛甚,口噤如痉状。十一日可刺。不治,二十日死。疽起于肉上,如丁盖,下有脚至骨,名钉疽锋疽发背,起心俞若膊
。二十日不泻,死。其八日可刺也。其色赤黑,脓见青者,死不治。人年六岁、十八、二十四、四十、五十六、六十七、七十二、九十八,神皆在膊,不可见血,见血必死。

四十四、KT病候

阴疽发髀若阴股,始发,腰强,内不能自止,数饮不能多,五日牢痛。如此不治,三岁刺疽发,起肺俞若肝俞,不泻,一十日死。其八日可刺也。发而赤,其上肉如椒子者,死不可治。人年十九、二十五、三十三、四十九、五十七、六十、七十三、八十一、九十七,神皆在背,不可见血,见血者死。

KT
病者,由劳役,肢体热盛,自取风冷,而为凉湿所折,入于肌肉筋脉,结聚所成也。其状,赤脉起,如编绳,急痛壮热。其发于脚者,患从鼠HT
起,至踝;赤如编绳,故谓KT病也。发于臂者,喜掖下起,至手也。若不即治,其久溃脓,亦令人筋挛缩也。其着脚,若置不治,不消复不溃,其热歇,气不散,变作
。脉缓涩相搏,肿KT 已成脓

脉疽发环项,始病,身随而热,不欲动,
,或不能食。此有所大畏,恐怖而不精,上气嗽。其发引耳,不可以动。二十日可刺。如不刺,八十日死。

四十五、痤疖候

龙疽发背,起胃俞若肾俞,二十日不泻,死。九日可刺。其上赤下黑,若青黑者,死;

痤疖者,由风湿冷气搏于血,结聚所生也。人运役劳动,则阳气发泄,因而汗出,遇风冷湿气搏于经络,经络之血,得冷所折,则结涩不通,而生痤疖,肿结如梅李也。

发血脓者,不死。

又云∶肿一寸、二寸,疖也。其不消而溃者,即宜熟捻去脓,至清血出。若脓汁未尽,其疮合者,则更发。其着耳下、颔、颈、掖下,若脓汁不尽,多变成
也。

首疽发背,发热八十二日,大热汗头,引身尽。如嗽,身热同同如沸者,皮泽颇肿处浅刺之;不刺,入腹中,二十日死。

《养生方》云∶人汗诸食中,食之作痈疖。

侠荣疽发胁,若起两肘头,二十五日不泻,死。其九日可刺。发赤白间,其脓多白而无赤,可治也。人年一十六、二十六、三十二、四十八、五十八、六十四、八十、九十六,神皆在胁,不可见血,见血者死。

又云∶五月,勿食不成核果及桃、枣,发痈疖也。

勇疽发股,起太阴若伏兔,二十五日不泻,死。其十日可刺。勇疽发,清脓赤黑,死;

白者,尚可治。人年十一、十五、二十、三十一、三十二、四十六、五十九、六十三、七十五、九十一,神皆在尻尾,不可见血,见血者死。

标叔疽发背,热同同,耳聋,后六十肿如裹水状,如此可刺之。但出水,后乃有血,血出即除也。人年五十七、六十五、七十三、八十一、九十七,神皆在背,不可见血,见血者死。

痨疽发足趺若足下,三十日不泻,死。其十二日可刺。痨疽发赤白脓而不大多,其上痒,赤黑,死不可治。人年十三、二十九、三十五、六十一、七十三、九十三,神皆在足,不可见血,见血者死。

冲疽发在小腹,痛而战寒热冒,五日
,六日而变。可刺之。不刺之,五敦疽发两手五指头,若足五指头,十八日不泻,死。其四日可刺。其发而黑,痈不甚,疥疽发掖下若两臂、两掌中,振寒,热而嗌干者,饮多即呕,烦心
,或卒胗者,如此可汗,不汗者死。

筋疽发背,侠脊两边大筋,其色苍,八日可刺也。

陈干疽发臂,三四日痛不可动,五十日身热而赤,六十日可刺之。如刺之无血,三四蚤疽发手足五指头,起节色不变,十日之内可刺也。过时不刺,后为食。痈在掖,三岁死。其汤熨针石,别有正方,补养宣导,今附于后。

《养生方》云∶铜器盖食,汗入食,食之令人发恶疮内疽。

又云∶鲫鱼脍合猪肝肺,食之发疽。

又云∶乌鸡肉合鲤鱼肉食,发疽。

又云∶鱼腹内有白如膏,合乌鸡肉食之,亦发疽也。

又云∶鱼金鳃,食发疽也。

又云∶已醉,强饱食,不幸发疽。

《养生方·导引法》云∶正倚壁,不息行气,从头至足止,愈疽。行气者,鼻内息,五入方一吐,为一通。满十二通愈。

又云∶正坐倚壁,不息行气,从口趣令气至头而止。治疽痹,气不足。

十六、疽溃后候

此由寒气客于经络,折于气血,血涩不通,乃成疽发。疽溃之后,有逆有顺。其眼白睛青黑而眼小者,一逆也;内药而呕者,二逆也;腹痛渴甚者,三逆也;膊项中不便者,四逆也;音嘶色脱者,五逆也。除此者并为顺矣。此五种皆死候。

凡发痈疽,则热流入内,五脏焦燥,渴而引饮,兼多取冷,则肠胃受冷而变下利。利则肠胃俱虚,而冷搏胃气,气逆则变呕。逆气不通,遇冷折之,则哕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